吉林白山市网友头像
吉林白山市网友

爱,开始在结束时

氤氲的夜晚,恹恹庸倦侧卧沙发看红烛点燃,散淡柔情于每一寸光阴,时光荏苒,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无端地伤感着,因为有自己莫名其妙的心事! 二十年啦,二十年来,未曾萌动的心直至遇到他,从未有过的死心踏地,那么执着地想和一个人永远相伴,虽然识于偶然,可已经想着止于永远…… 开始听的士高,虽然我始终找不到感觉,可他喜欢;开始听刀郎的专辑,虽然我不喜欢听歌,可他喜欢;开始爱上烧烤,虽然我从来不尝,可他喜欢,因为他喜欢,所以我喜欢,爱就爱了,就是这么的让人不可思议,一段情,那么的让人不知所措,又那么的让人无法阻挡… 可是,爱了不该爱的人,当知道人已是孩他爹时,竟是那么的心静,没有一点波澜,或许,只是单纯地爱着,太完美的结局自己还没有期待吧!或许,爱过,或错过,都不是结束!明白自己该放手,相信自己拿得起放得下,可心还是感觉的到生硬的疼! 短暂的欢爱如烟花绽放,无限悲哀,因为失去,因为失去,所以永远! 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有些爱,如风过青山雁过屋檐,只要心里有过,就已足够,刻骨铭心的许多东西,原本就是云淡风清,就像丰子恺的那副名作《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空灵得只剩下一钩新月和冷掉的茶,而人已经孤独于月下寂影里! 走过这段岁月,已无须将内心表露于形色,关于悲欢,关于忧喜,更多的只是笑而不语…… 当色彩丰富的又一个季节里,我们终可以将惊扰的梦唱成快乐的歌……来自:www.wuliaokankan.cn

3
3
阿宝查券机器人-查券返利购物省钱好帮手

文章来自无聊看看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吉林白山市网友

发布时间:2019-11-05 08:54:45

永久地址:https://www.wuliaokankan.cn/short_detail/13321659.html

文章评论
0
发表

相关推荐
  • 山东青岛市网友头像
    山东青岛市网友

    给心一个宁静

    世事喧嚣,匆忙中已过属于我们的年轻。一世操劳,凡尘俗世困扰着夜深人静。有没有那样一个空间,让心可以不用再累,短暂的安定。有没有那样一个时刻,放下难解的愁肠,有片刻的太平。忽然有一天,觉得累的不是身体,不是头脑,而是心!深呼吸,胸膛里的空间已经容不下那里超强的负荷。不管什么时候,给心留一点空间,让心可以有属于自己的自由跳动。不管什么时候,把不该装载的卸去,放下不是逃脱,而是更有力的承担。不管什么时候,让心得以喘息,心不是只有苦乐愁肠才会累,不管什么时候,让心里充满阳光,愤世嫉俗用愿不代表心的超凡脱俗。不管什么时候,给心一个宁静,属于心的安宁,就是属于自己的快乐平安。

  • 吉林长春市网友头像
    吉林长春市网友

    夏夜

    夏夜属于乡下人,在晴朗的夜晚深受欢迎,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女人还提个凳子,男人就席地而坐、敞开衣裳到院子里纳凉,丝丝凉意随风而来,让人顿时心意盎然,忘却蚊虫低鸣和叮咬的苦恼,尽情享受着微风、月色,思索着第二天的农活,等待着孩子放学。月夜在等待中消逝,疲劳在期待中忘却,辛苦而幸福的一天随着人们的鼻息声远去。偶尔劳作早回,孩子还要把牛赶去小河喂水,贪玩的孩子或躺在牛背、或躺在河埂,看着夜空的星星,听着牛吃水草喳喳的声音,欣赏着弯曲的小河散出的诗意和幽静曲折之美感,河水潺潺、水草生长、小鱼游动、蛙儿敞鸣,但孩子和牛为伴,只关注为其一家劳作辛苦的功臣。不知不觉中,牛儿已顺河吃出半里多,看着牛儿鼓起的肚包,心里很舒坦,该是回家的时候了。倘或碰到阴雨天,看不到星光,也无法纳凉,只能呆在家里看的电闪雷鸣,忍受蚊虫叮咬,那时,蚊香、蚊帐属于奢侈品,聪明的穷人总会用驱蚊草或烧点碎柴屑制造火烟驱蚊,通常鼻涕眼泪一把把,只为减少燥热带来的狂躁情绪,让人在深夜安然入睡。城里的夏夜,除了逛街、上夜市、看电视、看书,别无乐趣,只是让人在烦热中流汗,只想不停的冲凉驱暑。农村的夏夜让人惦记,但毕竟只能偶尔享受,时时忆起。

  • 海南东方市网友头像
    海南东方市网友

    思想

    远处的钟声敲醒了昏睡中的拂晓,东方的天空映出红晕的光泽,茫茫的迷雾渐渐消散了。这时候,公鸡开始打鸣。不知是谁“”咯吱“”一声推开了破旧的木门,径自来到一片麦田地里。麦苗是黑青青的,露水是油亮亮的。所有的麦苗都被露珠压弯了腰。他走进麦田,趟着露水向前走,不一会整个裤腿湿了大半截。他似乎感觉到了,他站住了。远远望去,他就像一块笔直的石碑,木然的站在那里。他轻微低了一下头,马虎的扫了眼麦田。然后又挺起身,继续向前。隔了没多久,他又停了下来,再次低头望了望麦田,接着继续向前走……就这样反复的低头,反复的向前走,并且走过的是一条直线,一条通往天边的直线。不知过了多久,太阳露出了灿烂的微笑,整个大地到处一片光明,,空气也清新了许多。而他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没人知道他在麦田里走过,也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走,更没人知道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唯一留下的线索是被它趟过的麦苗似乎轻松了许多。这大概菡藏着他的思想。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