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无锡市网友头像
江苏无锡市网友

心是一棵看不见的会开花的树

心灵的震颤总是不经意的从心底擦过,easy洒脱的心灵如云朵般将我轻轻弥漫:时光的飞逝似乎并不待你能缓过神来。新的天地,需要新的胸襟。抛开一切,才能成全一切。矛盾与纠结,不应该成为一种常态。埋藏心底,让它成为一种力量,假以时日,大放光彩。 有些话,说出不如掩藏。我记住一切的美好,让视觉感受到的,真正的沉淀下来。让一切都朝更阳光的方向进发…… 有着更为深沉的思考,人最大的成就是什么呢? “其实不妨简单一点,人只要能做到安心,定心,遇上挫折也不绝望,已是最大的成就。 人生没有命定的不幸,只有早衰的绝望。“信望”爱是很重要的,有信念便能绝处逢生,有希望便会继续向前走,有爱便永不放弃,不只为满足私欲而活着。 这是生命的意义,存在的目的。 永远不会没有人爱你,因为世上最爱你的人就是你的身体,无论你多番离弃它伤害它,它也没有微言继续支持你,养活你。 也不应该没有你爱的人,因为爱的最基本便是先爱你自己。 别怨命,命运没有待薄任何人,只会顺应你的心助你一把。你悲观它会把你推向更悲观,你坚强它会给你更强的能量。 有信念的人才有希望,有希望的人才能自爱爱他人。 不要害怕孤独一个人,不要等待爱。 爱是行动,马上行动,好好和自己恋爱一场,你将发现原来你并不孤独,自爱的人自然会走在一起,相亲相爱,照亮世界”。 与阅读了此文的朋友们共勉之。来自:www.wuliaokankan.cn

0
2

文章来自无聊看看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江苏无锡市网友

发布时间:2019-08-06 22:19:14

永久地址:https://www.wuliaokankan.cn/short_detail/13321420.html

文章评论
0
发表

相关推荐
  • 福建厦门市网友头像
    福建厦门市网友

    无题2

    生活每天重复着,我像一台机器一样每天都是做着同样的工作,唯一不同的估计就是我每天都是一张欠揍的脸,透满了疲惫。这段时间以来都是非常忙,时间过得好快,一天还没感觉到就结束了。以前有很多心烦的事情,但是忙起来都忘记了,似乎都可以抛之脑后,这样看来忙碌反倒是一件挺好的事情,所以以后多找点事情做,让一切的不开心都随之而去,忙起来吧,把一切烦恼之事通通忘掉!做个忙碌的人总比闲来无事要强好多。人们会长久地不停工作,尽是做些不一定能实现“存在目的”的事。与此同时,他们又不断地展望将来,梦想着以后不必再工作了,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是忙碌的时候,也会有很疲倦的时候。很累得时候,就听几首歌放空;很烦的时候,就去楼下跑步;很焦虑的时候,就去洗把脸。爱的人爱不到,就先爱自己;等的那天还没来,就先做自己喜欢的事。你就是一本书,何必非要去当别人的书签。难过一会儿就行了,时间如此宝贵,哪能都浪费在难过上。该忙碌的时候哪里有时间停下来思考令人难过的问题呢。日日重复同样的事,依循着与昨日无异的惯例。

  • 安徽马鞍山市网友头像
    安徽马鞍山市网友

    仇恨的毁灭

    在《英雄》这部影视中,张艺谋“五色令人盲”赤橙黄绿青蓝紫搅的你眼花缭乱,唯有黑白两色故事是真实的。行骗不行就行刺,无名不含糊,秦王也不犹疑,两人就“天下”开弓。绿色是段回忆,回忆是轻松的。绿色里有飞雪和残剑初相识的情形也有他们数年前联手刺秦的片段。起先不明白残剑为什么前一刻还杀气腾腾,后一刻就对秦王刀下留情?绿色的纱幔里,风移影动,一明一暗,是为嬴政的王气所摄还是顿悟了天下的真谛?不及细想,转眼间回到白色:轮到无名出发去刺秦,飞雪赞同,残剑送无名两个字意欲阻其刺秦,最终,无名刺秦失败。飞雪将怨气撒到残剑身上,残剑与飞雪,虽人不离人,剑不离剑,但是在“刺还是不刺”的问题上出现了冲突。残剑无力解释,自断于飞雪剑下以示心中“有你有天下”。为什么亲密的爱人,剑术的高士也不能相互了解呢?另设人物飞雪是赵国大将之女,切肤的家仇残剑没有,何况无名也是最后明白不刺秦的真意。不解“天下”儿字的,何止她一个?而又有哪对情侣敢说相互之间完全理解,没有曲解?到最后一刻,飞雪才明白了无名为何刺秦失败,她也无意识地了解了所谓的“天下”了,丧家丧国之后又痛失爱人那才是叫人绝望之至!

  • 江苏连云港市网友头像
    江苏连云港市网友

    遇见你,曾是我最美的意外

    曾许诺,一生无恙;只眼见,了无余生。樱花树下,一眼万年;许诺的瞬间,何处为停歇。韶华铺满的季节,流声跃起的瞬间。你曾说,别来无恙,世间好光景。眼角的朱砂,嘴边的盼望,竟也那么荒凉。初遇的瞬间,笑颜铺满余生;相逢的光景,夜色补进寸处。相识了多年,忘却了多年,何处是再相逢。碾碎的记忆,重拾岁月的心间;失缺的余生,补落遗失的相逢。流年之间,锦瑟如初。记忆里的镌刻,何时重现。握不住的月光,流不尽的夜色。何处是远方。烟花不解,散落的钟声,铺开你言笑的容色。花下不见,细数你离去的步履。我曾遇见最好的少年,我曾期许曾经的少年。奈何再无少年。萍水相逢,何故远方。话说何时,再现光景。隐去的离愁,续不完彼此的心迹。流年之间,不墨余生。刚开的雨脚,浮现的容颜。若你初现,何不再见。浮生不尽,只欠:遇见你,也曾是我最美的意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