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斧子和铁斧子的故事

清康熙年间,浙江地区的一个小村庄里有一家六口:张老汉和妻子以及两个儿子儿媳。

张老汉的两个儿子只差一岁,大儿子张文书,二儿子张文墨,俩人是在同一天娶的亲。张文书娶得的是村东头的李翠竹,张文墨娶得是村西头的孙桂花。

未出阁的女子讲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以张家对两个媳妇的脾气秉性不是很了解,想着乡里乡亲的,人品肯定差不到哪里去,可是成亲后两个女人的性格品行很快就暴露了。

李翠竹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儿,上面有两个哥哥,小时候父母宠惯了,以至于让她养成了争强好胜、自私自利的性格。孙桂花呢,早年丧父,母亲带着她和两个弟弟艰苦度日,她很小就学会了洗衣做饭,刺绣纺织,田里的农活也是样样精通。

张家是以砍柴卖柴为生的,每日张文书和弟弟张文墨跟着父亲上山砍柴,张老太就在家纺织补贴家用,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很平淡。自从给两个儿子娶了媳妇,家里热闹了起来,矛盾也多了起来。

360截图20170722184259708

李翠竹是个事事喜欢拔尖的人,因为在家时候干活比较少,嫁到张家后不会主动干活,都是孙桂花抢着干这干那,所以每次张老太都是夸二儿媳孙桂花,这让李翠竹很不高兴,每晚回到房里就和丈夫张文书生闷气。

一晚,张文书为了哄生气的媳妇就给他倒了杯茶,他恭恭敬敬的端着茶杯递向李翠竹,可是李翠竹一个反手就把水杯打翻了,陶瓷的水杯掉在地上摔成两半。张文书立刻俯下身子去捡摔碎的水杯,一边捡一边还想着怎么用其他方法去哄媳妇,可是李翠竹却突然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笨,这不就解决了,哈哈……”

张文书一脸莫名其妙的抬头看了看媳妇问道:“翠竹,你,你咋了,疯了还是咋了,怎么突然就笑了?”

李翠竹收敛了笑容,她端坐好,一脸严肃的说:“张文书,明天你去和爹娘说,分家,咱们分家单过。”

“分家?为什么,一家人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

李翠竹提高嗓音说道:“为什么?一家人天天在一起,难免会有矛盾,你不知道,你妈喜欢那个孙桂花比我多,每天看着她俩笑呵呵的,我就像个外人,分开好,眼不见为净。再这样下去我早晚被她们气死。”

张文书挠了挠头,他刚想说些什么,李翠竹抢先开口道:“必须分家,家产一分为二,不然你妈喜欢翠竹,偷偷把好东西都给了她咱们也不知道。分家都是为了咱们好,你一定要听我的。”

见媳妇态度坚决,张文书也没再说什么,心里开始盘算怎么向爹娘开口。

第二天,张文书一大早就被媳妇李翠竹鼓捣着去说分家的事,他只能硬着头皮开了口。

张老汉和老太太是明事理的人,他们了解儿子李文书,知道这不是他能想出来的,一定是他媳妇的主意。

“都说婆媳不好相处,在一起住的日子多了确实会有磕磕碰碰,既然你想分家,那就分吧,只要你们夫妻和睦过日子就行。”

老太太的话让李文书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他酝酿好久才说道:“恩,既然你们同意了,那就趁早吧!”

下午,张老汉把一家人叫到了一起,开会分家。

张家这些年虽然日子过得不错,但是因为人口多,财产确实没有多少。张老汉把家中能分给两个儿子的东西列了一张清单:六间草屋,一头牛、一把银斧头、一把铁斧头。

一家人围在一起,张老汉开口道:“六间草屋你们每人三间,这个公平合理。要铁斧头的人呢把牛也给他,要银斧头的人呢就只有一把银斧头。你们谁先挑?”

两个儿子都没说话,二儿媳孙桂花说道:“长幼有序,就让大哥大嫂先挑吧!”

李翠竹听完这话嘴角忍不住上扬,然后她接话道:“既然弟妹这么懂礼数,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我们要银斧头,你们就要牛和铁斧头吧,你们小,就让你们多分一样东西。”

张文书忍不住拽了拽李翠竹的衣服,李翠竹马上小声向他说:“银斧头那么值钱,能买两头牛了,你别管!”

听完李翠竹要银斧子,孙桂花笑笑说:“行,那我们就要铁斧子了,那房子每人三间,你们喜欢东面的三间还是西面的?”

李翠竹说:“东面的。”

孙桂花点了点头:“行,那我们就要西面的。”

东西分完了,两家人带着自己的东西回了自己的房子,从此各过个的。

李翠竹拿到了银斧子十分开心,因为银斧子的斧头部分都是用银子做得,很值钱,她回家后把银斧子当成宝贝藏了起来。

翌日,张文书要上山砍柴,可是没有斧子不行,他想说服媳妇李翠竹把银斧子毁掉,用一点银子去买一把铁斧子用,可是李翠竹不肯,说银斧子要等日子过不下去的时候再毁掉,现在毁了银子很快就会花光的。

张文书想想媳妇说的有道理,但砍柴还是不能没有斧子。李翠竹给他出主意说可以先用银斧子去砍几天柴,回来把柴卖了就有钱买铁斧子了。等有了铁斧子,银斧子可以继续藏起来。

张文书只好按媳妇说的去做,拿着银斧子上了山。

第一次单独上山砍柴,张文书想好好表现一把,他找了一棵不大不小的枯树,想着把这一棵枯树砍下来背回家能用好几天了,于是,他抡起斧子就砍了下去。

张文书只知道听媳妇的话,他忘了银子是很软的,根本没有铁斧子坚硬,几斧子下去,好好一个银斧子被砍出好几个缺口,散落的银子也不知道掉到了哪里。

枯树没砍下来,银子丢了不少,张文书只能垂头丧气的下了山。当然,家中等待他的是李翠竹的责备和辱骂。

银斧子已经坏了,李翠竹只好干脆把它毁掉,一部分钱拿去买了铁斧子,一部分钱就当了家用。因为李翠竹平时娇宠惯了,喜欢吃好的穿好的,可是她又不会做什么针线活补贴家用,单靠张文书砍柴的钱根本不够花销,剩下的银子很快就用光了,俩人只能节衣缩食,紧张度日。

孙桂花和张文墨的情况就不同了,俩人一个砍柴,一个纺线刺绣,闲暇时候还拉着那头牛到集市上帮人搬运货物,日子过得蒸蒸日上。

八年后,张老汉去世了,孙桂花和张文墨主动把老母亲接过去赡养,李翠竹和张文书却从未看过母亲。

几年后,老太太也因病去世了,弥留之际她立下遗嘱把家中的财产房屋都给了二儿子儿媳,可是等给老太太下葬后,孙桂花却说服相公张文墨把老太太给的一半家产给了大哥大嫂,他们自己仍旧过着自己的踏实太平日子!

无聊看看网原创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liaokankan.cn/long_detail/7261.html

觉着还不错?不要犹豫,加入我们!QQ群: 无聊看看官方群(596320988)

158
0

文章来自无聊看看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甘肃庆阳市网友

发布时间:2017-08-01

永久地址:https://www.wuliaokankan.cn/long_detail/7261.html

文章评论
0
发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