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与丫鬟同时爱上公子 小姐死后阴魂不散

北宋年间,洛阳城里住着一户姓李的有钱人,这家主人李老爷有个貌美如花的女儿叫薇娘,她从小就痴爱牡丹。

一天,薇娘听说城北端王府要举办牡丹花会,全城百姓都可以前去观赏,她十分心动,也想去看看,于是便带着情同姐妹的丫环小翠一起偷偷溜出了家门。

薇娘和小翠来到端王府的牡丹园,在熙熙攘攘的游客中,薇娘与一位翩翩公子一见钟情,她要小翠把一块罗帕悄悄赠给了这位公子,并打听到他叫苏文昌……

三天后,这位苏公子便前来李老爷家提亲,可李老爷得知苏文昌家底单薄,便婉言拒绝了。可是第二天,李老爷连面都没见,就答应了端王的求亲,原来那天薇娘在牡丹园也被端王看中了。

360截图20170625215051832

迎亲这天,大家都欢天喜地,小翠忙得两脚生烟,她也要陪嫁过去,只有薇娘黯然神伤,她趁人不注意,悄悄揣了一把剪刀在怀里。

闹了一整天,到了洞房花烛夜,绝望的薇娘握紧了剪刀,就在红盖头被掀开的一刹那,薇娘猛地将剪刀狠狠刺进自己的胸口,喊道:“苏公子,我们来世再见!”

小翠一见,惊呼道:“小姐!”连忙扶住了薇娘,但已太迟了,鲜血顺着薇娘通红的嫁衣流了出来。端王也慌乱起来,扑上来抱住她:“薇娘!薇娘!” 薇娘一听这声音似曾相识,不由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天哪,这不是梦吧!苏公子!他怎么混进来的?

小翠泣不成声地说:“小姐,原来端王就是苏公子……他说要给你一个惊喜,不让我告诉你……我可怜的小姐,你性子也太烈了!”

原来端王苏文昌自从牡丹园与薇娘见了一面后,他为了试探薇娘的真心, 便装作很穷去提亲,结果被李家一口拒绝,他回府后气得一夜没睡好,想来想去,苏文昌决定以真实的身份把薇娘娶过门,再好好羞辱她一番。果然,一听是端王提亲,李家一口就答应了亲事。他们拜堂这天,小翠一见新郎官竟然是苏公子,大吃一惊,她准备告诉薇娘,却被端王制止了,他假意说要给薇娘一个惊喜。等见到薇娘手持剪刀,以死相向,苏文昌才明白了薇娘的一片真心,不由懊悔不已,他急得亲自跑出去叫郎中。

不一会儿,苏文昌叫来了郎中,而此时薇娘已经奄奄一息了。郎中看后说,薇娘不巧刺中了要害,恐怕救不活了。薇娘悲哀地看了苏文昌一眼,已说不出话来,她用手虚弱地指向小翠,仿佛有话要说,但突然间她的手就垂了下来,人断了气。

苏文昌真是又伤心又自责,他拔出挂在墙上的一把剑想自刎,却被小翠拼死给拦住了,小翠哭道:“端王,你不能死,你要为我们家小姐发丧,让她入土为安啊!”苏文昌听了如梦初醒,便命下人们撤掉喜堂,换成灵堂,为王妃治丧。

闹闹腾腾过了一个多月总算把薇娘的丧事办完了,李老爷夫妇俩直哭得死去活来,小翠倒是显得格外冷静,这些天来,她忙里忙外帮着料理丧事,闲下来时就一个人坐在灵堂里喃喃自语。

这天,小翠见薇娘已入土为安,她忽然起身对苏文昌和李老爷夫妇深深一揖,便转头撞到了薇娘的墓碑上,随她的主子去了。众人一见,发出一片惊呼,都被小翠的忠心深深震撼了。

小翠倒地后很快就没了呼吸,苏文昌感动之余便命人厚葬她。下人们刚准备把小翠抬走,不料她却忽然长叹一声幽幽地醒来了,众人吓了一跳,连忙后退。

死而复生的小翠一见李老爷夫妇便哭着喊:“爹,娘!女儿不孝,让你们担心了!”接着她又对苏文昌说:“官人,是我。”她告诉大家她是薇娘,因为死后魂魄无依,就一直飘荡在附近。后来小翠发现了薇娘的魂魄,小翠听人说可以借尸还魂,就一直记在心里,今天她撞死在这里,也是为了让她的小姐能够借尸还魂重新活过来。

众人听后不由对小翠肃然起敬,对于现在的薇娘,李老爷夫妇很快认她做女儿了,而薇娘为了感激小翠舍身相救,决定改名“翠薇”,但苏文昌却对她一时无法接受,他先安排“翠薇”住在客房,说等到吉日再圆房。

“翠薇”看着苏文昌离去的背影,不由流下了伤心的眼泪。其实哪有什么借尸还魂的事,是小翠从一开始就像薇娘一样爱上了苏文昌,只可惜她的光芒一直都被小姐给挡住了,根本没有人注意她。

现在薇娘死了,小翠觉得是抓住苏文昌的时候了,于是小翠处心积虑演了一出好戏,只可惜就算这样,苏文昌还是不肯多看她一眼。也难怪,小翠的容颜比薇娘差远了,苏文昌怎么会看上她!小翠伤心之余,她忽然想起小姐生前最爱用牡丹上的露水洗脸,刚好王府中有上万株名贵的牡丹,小翠就学小姐生前的样子,每天清晨在花蕊上采集凝露洗脸,她还把多余的凝露储藏起来,打算等到冬天的时候用,她希望能借此改变自己的容颜。

然而一年过去了,小翠还是小翠,除了皮肤光滑一点外,并没有变得像薇娘那样好看,她伤心极了,而且她在王府的地位也很尴尬,主不主仆不仆的,尽管她对苏文昌是那么痴情,可苏文昌只是对她以礼相待,更别提什么温情了。

这天,小翠百无聊赖,她信步走到了薇娘的墓前,忽然,她发现坟边长了一株美丽的绿牡丹,娉娉婷婷、娇艳欲滴,胜过端王府里的任何一株。小翠心里一喜:王爷最喜欢牡丹了,看到这株他一定会高兴的,于是小翠连忙把它连根拔出,带回了端王府,把这枝绝品牡丹种在了端王府的牡丹园。

第二天天未亮时,小翠依旧来园中采集牡丹凝露,可等她来到园子时,却发现满园的牡丹都凋谢了,只有那一株绿牡丹竟吐了十八朵新花,而且每朵花的花蕊里,都盛满了露水,小翠心头一喜,忙把它们都装进了带来的玉碗里。闲的无聊就看看

回到房里,小翠便用这碗露水洗面净身,忽然有个丫头来报,说是端王有请。小翠听了,激动坏了:他找我?一年多了,他从来没有找过我,看来这绿牡丹真能给我带来好运!想到这里,小翠顺手把玉碗放在桌子上,飞快地对着铜镜擦了点胭脂,就匆匆赶去了。

小翠赶到时,苏文昌正背着手立在那株新栽的绿牡丹旁,他看见小翠来了,微微一笑:“不错嘛!你从哪儿弄来的这花?”小翠想了想说:“是奴家见王爷喜欢牡丹,偷偷栽培的,希望王爷能喜欢!”

苏文昌听了果然很高兴:“你真是个有心人哪!今晚我要请一些朋友来观赏此花,到时你也来吧!”

小翠觉得幸福真是来得太突然了,她几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房的,王爷邀请她晚上出席朋友的聚会,也就是说当她是妻子了。小翠开心极了,这时她觉得有些口渴,刚好看见桌上有一碗水,她想也没想便端起来喝了。喝下去之后,她觉得味道有点怪,咸咸的,竟有点像眼泪。

小翠拿起空碗一看,才想起这是她先前用来洗脸的露水,小翠一惊,忙想把它吐出来,可惜已经晚了,不过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只是顿时觉得了无生趣,便懒懒地躺下休息了。

到了晚上,苏文昌的朋友来了,他们看到那株绿牡丹后,都赞不绝口,向苏文昌打听花的来历,苏文昌便命下人去请小翠。一个丫头领命去了,但她很快就惊慌失措地跑回来告诉苏文昌,小翠出事了,苏文昌忙快步来到小翠的房间里。

只见小翠躺在床上昏死过去,身子肿得像个刚发出来的馒头,衣服都被拉得变了形,而她那张脸,更是肿得像个面盆。大家都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苏文昌也顾不得许多,他伸手摸了摸小翠发烫的身子,这一摸,小翠突然睁开了眼睛,一把抓住苏文昌的手,微弱地说着:“刀……刀……给我一把刀……”

苏文昌迟疑着把刀递给了小翠,只见小翠接过刀,在自己的脸上狠狠划了一下,然后用力撕扯着那条口子,众人都被她吓坏了,却见小翠像撕面具一样撕下了一张面皮,露出了里面白嫩的肌肤,接着她含羞地回过头来,轻声呼唤道:“官人……”

一见小翠的新面孔,苏文昌不由惊得倒退三步,这分明是薇娘!只见她红着脸说道:“是奴家,我又活过来了……官人,请先出去一下,我要把这恼人的皮囊褪去。”

苏文昌只管呆呆地看着她,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走到门外等着。

不一会儿,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容光焕发的薇娘来,苏文昌怔怔地看着她:“你到底是小翠还是薇娘?” 薇娘听了这话,只是默默地看着苏文昌,四目相投中,苏文昌很快找到了答案,是她!是她!

苏文昌紧紧抱住了薇娘,再也不愿意分开。就在他们沉浸在无边的幸福里时,苏文昌的朋友们惊慌地跑过来:“赵兄!不好了,那牡丹突然之间枯死了,我们可是半点也没碰它!”

苏文昌此时哪有心思管那牡丹?他笑着冲朋友们挥挥手:“没事!你们先回吧!”朋友们走后,苏文昌自言自语道:“好好的牡丹花,怎么说死就死了?”听了他的话,薇娘笑道:“谁说我死了?我只不过是换了种方式活过来了。”见苏文昌一脸的茫然,薇娘便将自己的离奇经历告诉了他。

原来,当日在新房里,薇娘虽然用剪刀刺伤了自己,但由于力气小并没有伤到要害,可就在苏文昌出去叫郎中时,一直跟薇娘亲如姐妹的小翠,见左右无人,竟然狠心给薇娘加了一剪刀,把她送上了黄泉路!

薇娘死后的冤气一直聚而不散,一年后,她化作一株绿牡丹,恰巧小翠为讨苏文昌欢心把“她”带了回来,后来又因误食了“她”一年来所流的眼泪,小翠在悔恨中死去了。薇娘就这样阴差阳错地附在了小翠的身上,活了过来……

苏文昌听了,后怕地搂紧了薇娘,忽然,他想起了什么,便忙着宽衣解带,薇娘一见,脸不由一红,娇嗔道:“官人!”

只见苏文昌脱下了上衣,露出了贴身的汗巾,原来这是用第一次见面时薇娘送给他的罗帕做成的,薇娘见了,顿时一颗心化作了一汪春水,软软地钻进了苏文昌的怀里。而此时的窗外,端王府的牡丹园里,万朵牡丹像约好了一样一齐怒放,而且都是花开并蒂,史无前例。

无聊看看网原创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liaokankan.cn/long_detail/7142.html

觉着还不错?不要犹豫,加入我们!QQ群: 无聊看看官方群(596320988)

146
0

文章来自无聊看看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广东佛山市网友

发布时间:2017-08-03

永久地址:https://www.wuliaokankan.cn/long_detail/7142.html

文章评论
0
发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