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复活后 无师自通 竟长了不少通往阴间的本事

在农村有一个叫韩老六的,因为他在家排行老六,所以人人都叫他韩老六。这人年轻的时候什么活都不会干就是种的一手好地。

在韩老六四十九岁那年,得了一场大病,眼看就不行了,人都要死了,家里头把棺材和寿衣都给他准备好了,都穿好了从炕上给他抬到地上的门板上,就等着他咽气了,可这韩老六家里人守着他三天,他就是不咽气,一会儿没气了但一会儿又有气了,就这么来回的折腾,家里人也不能将他掐死,只能等,又等了他四天,整整折腾了七天,这七天把家里人折腾的够呛,本来死人是伤心的事,这会儿韩老六是又死又活的让人受不了了,等到第七天的时候啊,韩老六的媳妇就哭着说:“老六了,你要活你就赶紧活,你要死就快点死,你这阴不死,阳不活的你闹人啊,你闹的咱家人都已经守着你七天了,你就赶紧死吧”,他媳妇就趴在韩老六的身边哭着说,这时候再摸韩老六的脉搏没了,也没气了,终于断气了,这大伙如释重负,韩老六终于死了,于是大伙就把他抬到棺材里,开始办丧事。

360截图20170624220920964

头两天在家里停灵,第三天就出殡,出殡的时候要抬到村口,然后火葬场来车拉去火化,刚抬出离家门不远地方,就听见敲打棺材的声音,妈呀!把这些抬棺材的人吓得棺材一愣,撒腿就跑。这时候韩老六的媳妇就说:”老六啊!你别折腾了,你得病死了,你也没有什么怨,你炸什么尸啊?“这时候就听见棺材里传出韩老六的声音,”媳妇,是我,是我“。他媳妇一听,说”你谁啊“?

”韩老六啊,我没死,我没死,赶紧救救我,我快喘不过气了“,韩老六说。就这样韩老六媳妇就把大伙都喊来把棺材给敲开,敲开之后韩老六从棺材里一下子就坐起来了,大伙就说:”老六,你怎么没死啊“?

”哎,别提了,我在阴间逛了一圈,阎王爷说我命不该绝,让我又回来了“,不管韩老六说的是真是假,全村人都议论开了韩老六死了又复活的事,可是这棺材怎么办了啊?这人没死,你不能把这大棺材放家里搁着吧?再说也不吉利啊?他媳妇就说:”不行这棺材咱们卖了吧?怎么办啊?“韩老六就说:”不着急,后天下午三点保证有人来拿这棺材,是谁啊?咱隔壁村的,姓刘,老刘他儿子肯定淹死“,他说这话当时没有人相信,心想老六你真不够意思,你活过来了,你还咒别人 的孩子淹死,这韩老六也没多说,冲大伙一笑说:”行了,你们爱信不信,不信就等着看“。让她媳妇把棺材抬回家院子里放着,后天下午三点保证有人来拿,他媳妇也是半信半疑,毕竟韩老六也是当家的,这么着把这个大棺材就抬到家里,往院子里一放,韩老六到家洗了个澡,然后该干啥干啥,等到后天下午三点,他们家真的有人来敲门,你说这时间准到什么份上,一秒钟都不差,再早农村有那个老座钟,到时间就打响,就听这老座钟”当当当“敲三下的时候,门外就听见有”咣咣咣“敲门的声音,韩老六的媳妇开门一看,这人也不认识,这人就说:”我是邻村的,今天上午老刘家的孩子被水给淹死了,现在买棺材也来不及听说你爷们韩老六他死了又活了,棺材也用不上,不行你把它卖给他吧“,韩老六媳妇一听大吃一惊,跟这韩老六说的是一模一样,分毫不差,真来人要这棺材了,这么着把这棺材便宜点给处理了,韩老六能掐会算这个还不算奇怪,更奇怪的是韩老六会扎纸人。

原来韩老六就是农村一个种地的老农民,甭说扎纸人他连叠飞机都不会,手笨着呢,就会种地,现在自从死了又活了之后,韩老六会扎纸人了,一般扎纸匠扎的纸人,你不但要会扎纸人还得会画阴阳符咒,你如果光会扎纸人不会画阴阳符咒,你这个纸人没人买,也没人用,也用不了,韩老六一场病之后,无师自通会扎纸人会画符,韩老六扎的纸人,车,轿,马都扎的活灵活现,跟真的一样,包括什么时候出关,忌讳的属相什么的,韩老六都知道,这韩老六在这十里八乡的算是出名了。

有的人家里不干净韩老六去哪儿几张符”啪啪“一贴,立马这个屋子就干净了,这叫静宅,人死之后在棺材旁边放个公鸡,公鸡有两个用处:一,是辟邪,二、是给死者打鸣,韩老六每次出去办事都带回来一只公鸡,韩老六办完事用的这只公鸡都送给他,韩老六每次出去办完事除了带回了一些钱外还带回来一只公鸡让媳妇收拾一下炖着喝点小酒,喝完小酒,睡一小觉起来之后就扎纸人去,扎完纸人就交给他媳妇告诉她明天几点谁家来取这个纸人,要多少钱,他媳妇也知道他有本事,你就等着吧,纸人扎好了第二天保证是这一家,保证是来拿纸人的,这几年来,韩老六的生活基本上就是这样,受到农村人的尊敬,因为这种人在村子里也是特别吃香的,谁都不敢惹他,他就是有本事,说谁死,谁就得死,韩老六本事真的挺大。

过了一段时间他当屯的一个姓朱的人死 了,韩老六回来的时候也是拿着一只鸡,他媳妇给炖吃了,但是他今天就没有喝酒,他媳妇就问他了“怎么不喝酒啊”?韩老六说:“我睡一觉,这么着他就睡一觉,一觉醒来之后,他找来了一个木匠回来,干嘛啊?打棺材,他媳妇就问他:”老六啊?你这又给谁打棺材,又有人要死啊?“老六说:”我提前预备着,省的用的时候抓瞎“,把这个棺材打好了,上了几遍大漆,晾干了放到了仓房,然后去屋里扎纸人了,他媳妇就问:”你给谁扎纸人啊?又谁用啊?“

韩老六笑着说:”给自己“,他把寿衣什么都穿上试了试,又把棺材里面的东西都铺好了,躺进去试了试长短正好,然后他就跟媳妇交代了说”媳妇啊,你跟我过了这么多年了,前些年本来我已经死了,阎王爷准我回来又活了这么多年,我也给咱村里办了这么多事,也给孩子和你挣了不少钱了,我的阳寿就还有三天,这三天我能给你交代都交代,能给你干就给你干“,他媳妇都不相信说:”老六,你别给我闹了,你这阎王爷都没收你,你还能死吗?“她也没相信,老六见他媳妇不相信也没有多说,等第三天晚上睡觉,早晨起来他媳妇就喊:”老六啊,起来了,怎么今天早晨到现在还不起啊“?这边喊这边去推韩老六,一推韩老六早就身体僵硬了,死了。

这次死了和上次不一样,这次是韩老六大限已到,他再也没能活过来。

无聊看看网原创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liaokankan.cn/long_detail/7134.html

觉着还不错?不要犹豫,加入我们!QQ群: 无聊看看官方群(596320988)

19
0

文章来自无聊看看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海南五指山市网友

发布时间:2017-06-28

永久地址:https://www.wuliaokankan.cn/long_detail/7134.html

文章评论
1
发表
  • 宁缺毋滥。不要由于寂寞就随手抓一个男人,这对你和他都不公正,而且太缺少义务感。
    134天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