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娘被赶进地窖 受虐至死 冤气不散 结果全家招来灾难

一天夜晚,只听“忽通”的一声巨响,大地都跟着颤抖,一座二层小楼突然间坍塌了里面还活埋了一家四口。第二天一早,人们帮忙清理废墟,可天还没过中午,帮忙的人都浑身打着寒颤,脸色青白,口吐白沫,全都病倒了。这是怎么了?这座二层小楼是谁家的?又为什么会突然间坍塌?里面埋的这一家四口又是谁?所有伸手帮忙清理废墟的人为什么会脸色青白?口吐白沫?全都病倒了呢?接下来他们的命运又将如何?

这一切还得从这座二层小楼的男主人的母亲谭老太说起。

当年谭老太太嫁进谭家的时候,正是年方二十二,口齿伶俐,这大好年华,这姑娘不好好珍惜都用在好吃懒做上,整日跟公婆顶嘴吵架,因此常常被丈夫打骂。

360截图20170624215207969

但谭老太太仗着过门仅一年就生了大胖小子,谁也不怕,被打骂急了,就披头散发到街上打滚哭闹,让村里人看了许多的笑话。没几年功夫,就生生将公婆都气死了。

谭老头闹不过这个泼妇,想躲开她清净点儿,就去城里做了点小买卖,十天有八天不在家。收入还不错,谭老太在家带着儿子,什么活也不干,地上长满了杂草,庄稼都枯死了,最后索性将家里的地全部都卖了,谭老头也不指望她干啥,就给她们母子俩点生活费。

按说这日子没有操心事儿了,她该好好安生过了吧?可谭老太太见丈夫远远避开她,总不回家,她心里又疑虑丈夫在外边有了人,为了让自家男人牵挂家里,这个当娘的竟然变着花样的打骂折磨自己的儿子谭骏。

谭家翻盖了老房子,盖成了个二层小楼,为了存储粮菜,还挖了个地窖。可谭家地卖了之后,没有那么多东西要放的,这红砖地窖就成了谭老太惩罚儿子的小黑屋。一个不顺心,就将谭骏打骂一顿,锁进地窖里呆着,衣服也不给多加一件,也不给留点吃的,她出门闲逛,有时两三天才想起谭骏还在地窖里关着。

谭骏对他这个娘自小就怕,一听到她的声音就吓得哆嗦。后来好容易到了上学的年纪,谭骏每天都要在外边拖到很晚才磨磨蹭蹭地回家,为了躲避他娘,常常晚饭都不吃。

谭骏十来岁的时候,他爹在路上被撞死了,谭老太拿了丈夫的赔偿金,也不见悲伤,整日涂脂抹粉,吃香喝辣,还沾上了好打麻将赌钱、抽烟的恶气。儿子小学毕业后,谭老太就不让孩子去上学了,在家给她干活做饭伺候她。

又过了几年,谭老太手里的钱挥霍一空,她把主意打到了自家儿子身上。她连打带骂,哭闹着谭骏不给他赚钱花,不孝顺,谭骏才十七八的年纪就被逼着去城里餐馆端盘打工,谭老太每到发工资的时候就守在餐馆门口,儿子赚的钱她都要拿过去,连个烟钱都不给儿子留。若是不给,她就坐在地上破口大骂,自己带大儿子多么不容易,谭骏的良心被狗吃了,虐待自己的亲娘,引来不少围观的人看笑话,谭骏实在丢不起这个人,只能忍气吞声将钱赶紧给她,省的让她在这里丢人现眼!

可谭骏心里却恨透了这个妈,可他娘积威已久,他不知道怎么反抗,打碎的牙都只能往肚子里面咽。

过了几年,谭骏谈恋爱了,找了个女孩叫巧巧的,这个巧巧是个厉害的主儿,偏不信这个邪。巧巧怀了孕,吵嚷着要结婚。谭骏吭吭哧哧憋了半天说自己的娘太凶,肯定不会拿钱让他们俩办酒席啥的?巧巧哪里肯受这恶气,逼着谭骏带着自己回了婆家。

果然谭老太斜着眼睛撇着嘴,说你要生就生,俺家可没一分钱给你。巧巧知道这恶婆婆是欺负她未婚先孕不值钱,她挺着肚子,说生就生,钱她自己有,这房子她是住定了。

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媳妇巧巧搬进来,只做自己的吃喝,谭老太还想享享儿媳妇的福,却被巧巧摔盆砸碗地破口大骂,谭老太想动手去打巧巧,又不是身体健壮的巧巧的对手,常常脸上青肿着跑到村里去哭闹,巧巧也不嫌丢人,随她去。

到了肚子七八个月时,谭骏也赶回来照顾媳妇,他见以往那么威风凛凛的老娘被媳妇打骂着,反倒觉得心里舒坦,好像出了一口恶气。谭老太还想在儿子面前告状,被儿子和媳妇一起痛打了一顿,伤好了以后竟瘸了一条腿。

谭老太一夜间老了二十年,还不到五十的人,就拄着拐杖,背也弯了。

等到谭骏和巧巧生了两个儿子,大的七岁,小的四岁时,谭老太已经吵闹不动了,被夫妻俩赶去住在地窖里,每天扔些残羹剩饭给她吃。谭老太拿这两个人也实在没办法,就只能整日对着两个小孙子骂他们的爹娘,吓得两个孩子直躲着她。

谭老太老了就不要脸了,为了让儿子和媳妇丢人,她拄着拐棍挨家挨户拍着人家的门,去讨饭吃,谁家给她开了门,她掀起衣襟让人家看她身上的伤,让人尴尬得厉害。后来就没人愿意给她开门,谭老太也就越走越远。

有一年,村里人忽然觉得好久都没见到谭老太了,谭骏和巧巧带着两个儿子其乐融融,对谭老太的去向毫不关心。说恐怕是早已死在外边了吧。

谭家的大儿子闭嘴不出声,倒是五六岁的小儿子嘻嘻笑着,说奶奶才没去外边,整天趴在地窖口上,嘟囔着嘴骂人呢,被他爹妈打了几次,小儿子哇哇哭着,才再也不敢说了。

然而一天晚上,“轰隆”一声巨响,地面都跟着颤动。被惊醒的村民赶紧跑出来查看,竟是谭家的二层小楼塌了,漫天尘土罩着一地碎砖瓦。村里人赶忙救人,挖了一夜,谭家四口人无一幸免,死得凄惨!

第二天一大早,村里人帮忙清理废墟,可天还没过中午,伸手的人都浑身打着寒颤,脸色青白,吐着白沫,全都病倒了。

村里有个会看的人,跟村长说,这事不寻常,怕是招了脏东西,赶紧请人来瞧瞧。村长一看这病症大夫也没办法,病倒的人数众多,耽误不得,死马当成活马医,好歹试试吧。因此请了城里的张半仙来。

张半仙一来,就皱着眉头,说不妙啊,这谭家都被一阵阴气罩着,沾到的人不生病才怪呢。那时已经是傍晚,张半仙说时辰不对,给病的人都喝了符水,方才安稳下来。

第二天中午,艳阳高照的时分,张半仙带着人指着阴气最重的地方,说开挖吧。

那里正是谭家地窖所在之处,挖出来的砖石上都长着一层奇怪黑青苔,连丝拉线地深入到砖木当中,那砖木腐软地像是豆腐,一挖就断。

张半仙指挥着将这些带着黑青苔的土木都撒到太阳底下晒着,只见黑气升腾,黑青苔遇光即化,滋滋地变成烟雾散了。

连挖了三天,只有正午时辰才能动工。总算挖空了地窖,在底下土里竟然挖出一具尸骨来,肉都烂没了,只从头发衣服上判断出正是谭老太。

张半仙说,这谭家作孽啊!谭家儿子媳妇不知怎么弄死了老娘,埋在地窖里。谭老太阴魂不散,诅咒谭家,那黑青苔沾了怨气,腐蚀了房屋的地基,终于塌下来,谭家全家死光,可怜两个无辜的孩子,也没能逃出命来。这哪里是母子亲情,就是冤家啊!

最后,村里人在张半仙的带领下,一把火将谭家宅子烧得精光,除了冤气。

这事可就发生在我们身边,以此为鉴,父母子媳兄弟少有吵闹,都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吵吵闹闹,会招来灾祸呢。

无聊看看网原创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liaokankan.cn/long_detail/7129.html

觉着还不错?不要犹豫,加入我们!QQ群: 无聊看看官方群(596320988)

22
1

文章来自无聊看看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辽宁沈阳市网友

发布时间:2017-06-30

永久地址:https://www.wuliaokankan.cn/long_detail/7129.html

文章评论
2
发表
  • 有一天啊,白素贞在干家务,突然她对许仙说:官人,你给人家唱首歌嘛!许仙说:好的呀!~~轻轻(青青)的一个吻已经打动我的心...许仙,卒。
    102天前
    • 最大的遗憾,是被命运安排!
      105天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