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南昌市网友头像
江西南昌市网友

吐槽一下…飘…损…割…现在看糗百居然可以看到

吐槽一下…飘…损…割…现在看糗百居然可以看到很多鸡汤,特别是刚刚看到的那个什么图,那种男的是应该被骂,被唾弃,但是我是在看糗百,我进来是找乐的,不是来净化我的心灵或者骂人的,那些没事想装圣人普渡众生的,请去你的朋友圈好吗?

甘肃平凉市网友头像
甘肃平凉市网友

跟老婆回娘家吃饭,听丈人说手机坏了,我赶紧说

跟老婆回娘家吃饭,听丈人说手机坏了,我赶紧说:爸,没事,明天给您买个好点的。老丈人说:现在老了,别买太贵的,买个老人机就行了!第二天,我就真买了个老人机送了过去……当晚被老婆骂了一晚上:你是不是傻,我爸什么性格你不知道吗?他微信上的好友比我还多,天天发朋友圈……

黑龙江哈尔滨市网友头像
黑龙江哈尔滨市网友

今天我妈发了条朋友圈,带着我的照片,还有文字

今天我妈发了条朋友圈,带着我的照片,还有文字介绍:这是我儿子,xx,26岁,身高170,体重120,有看上的,可私聊!我看见后当时就炸了,然后打电话问她:妈,你要干啥?我妈淡淡的回答:年底了,清仓库存

山东淄博市网友头像
山东淄博市网友

我跟妹妹差四五岁,都是开朗的女孩,经常互开玩

我跟妹妹差四五岁,都是开朗的女孩,经常互开玩笑咯咯……今天晚上下班俩人一起去健身,又做瑜伽又跑步,还摆拍了几张照片发了朋友圈,女孩子都这样,哈哈,然后出了一身汗去洗澡,我把胸罩脱下来一看都湿了,就跟妹妹说,你看还是我的运动量大,胸罩都湿了,妹妹说;快呀,姐,拍张照片发朋友圈啊……说完后更衣室的人都看向我俩,我俩哈哈哈大笑,只有彼此明白那个搞笑的点哈

宁夏银川市网友头像
宁夏银川市网友

没人疼的女汉子一枚,割………今天朋友圈看到某

没人疼的女汉子一枚,割………今天朋友圈看到某条秀恩爱动态,说她老公一边说她胖一边带她吃!糗百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去评论了一句…“你老公正愁找不到理由换老婆呐,养胖了就找到理由了”现在俩人正搁披萨店闹着呐!不说了…我再去劝劝!

文章来自无聊看看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时间:2020-05-28 15:21:58

永久地址:https://www.wuliaokankan.cn/juhe/92.html

相关推荐
  • 广东汕头市网友头像
    广东汕头市网友

    无痕

    滚荡在人间烟火的混响里 谁能抽出自我 每一个生命 都是一曲美妙的歌 每一朵声音 都是一线颤动的波 哪一曲美梦 能预演;暂停;回索 哪一波心动,不是在失控的 按捺不住中,在唇指间 蚀骨销魂地滑落 云雨后;醒来时 凭谁问 花剩几朵,梦的下落

  • 吉林白城市网友头像
    吉林白城市网友

    最美的承诺,是在一起

    月落,星残。本以为这样的萧索定然会预示着迟来的末日,但草丛里偶尔掀起的一片虫鸣,却*O*O*@*@地搔弄起我那被冻僵了的对节气的记忆。很显然的,我是一个诗人,也是天地间一个无名的浪子,但更多的却是承担了一个先知的角色。就那样站在镜子前面,装模做样地将手中的一沓黄纸烧化,凝神,入定,然后尽情地去享受自然之音,他会让你顿悟,了然你已彻底告别了大地长眠在雪被下的那种萧索,同时也该遗忘了每个寒星璀璨的夜晚。那个时候,真的很孤独,但真正能够让你雀跃起来的,是孤独之后,超然的喜悦。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不尽相同的,但是却着实不能仅凭着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这种共性的信息去茫茫人海中搜寻一个也许只有你认识的人。因为,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悲欢离合、记忆、行为、态度等等。所以才会诞生行为学,心理学等一系列新兴的科目。可别忘了,总是有一群科学狂人渴望在芸芸众生之中,寻找那一个小数点所能够表达的不同的意义。而在这个追求和探索的过程中,他们就已经成为了一种区别于其他人的存在。我想,无论是谁,当他站在一个梦想的底端,或是短暂的站在一项事业的顶端的时候,他都是在做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无外乎是影响力有大有小。所以,我尊重这些梦想的缔造者。坚守,正是自然界一切生命力之源的所在,而在一起,恰恰是对亲人对梦想最忠实的誓言。笔:*湫⌒∧瘭*

  • 广东省佛山市网友头像
    广东省佛山市网友

    梦里唐诗

    一夜的雨,我枕着唐诗,飘飞在古典的诗行里,走进了长安。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悠悠古韵,晨露晶莹,我一袭古典与清雅,顺风而行,飘至大唐古都。 晨风妩媚,抚摸飘逸的花儿,我系一对轻盈的翅膀,翩跹霓裳的舞步,带来亘古的温柔;跳动的诗韵,圆我曾经的幻梦。 怀揣憧憬,驻足岁月的古塔,听见远古的风儿,我依稀看到了梦里的长安,啊,尘封千年的长安,它带着梦一样的典雅,带着诗仙墨迹的余香。长风里,我凝望历史,聆听古塔青铜古钟,抖落一片晨霞缤纷的梦。 长安的河畔,晨光辉映,风中飘来平平仄仄的古韵,纷纷扬扬落满了堤岸。那青楼里飘出的旋律,可是忧伤的弦歌?载着伤春怨别的诗句,千古绝唱,大唐的一切,在梦与醒的诗行里徘徊、吟唱。 夜半的风,送来孤寂的冷月,带起忧郁的光波,追逐长空的月华,那醉了的李白,还在诵读“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吗? 我愿,着一身薄如蝉翼的衣裙,舞动霓裳,生于李杜时代,梦在唐朝。我抚琴吟诗,一千次、一万次的举杯对月,把我如潮的思想,用狂放的诗句,奔腾开去,或者用愤懑的歌声,化长风,扶摇苍穹,或者借长安酒家一坛浊酒,一醉千年……

回到顶部